萧冄

[全职/韩张]百日韩张 Day 1

楚云秀:

Warning:看见tag临时摸鱼,OOC不可避,私设自行分辨……吧(。)


画风逗比,内容坑爹,不要打脸,目测是各种三十题的系列,百度来的题目,原作者……………………我也不造_(:з」∠)_(跪


写得不太好,随便吃吃就行了(。)但愿我能坚持100天吧,直接用百日韩张做标题了,估计会被自己打脸hhhhh






2014.10.24


简单粗暴的嘴唇相碰






       发现张新杰醉了的时候,酒店包房里霸图战队的成员们都静了下来,瞪着难以置信的眼齐刷刷地往一个方向看。


       刚成年没多久的夺冠功臣之一手里死死捏着酒杯,眼神尚自清明可脚下却是走一步晃三晃,落点离着木地板的接缝好一段距离,踩出道歪歪扭扭的足迹。好容易走出几步,跟着又脚底下一滑,差点直扑到地板上去。


       距离他最近的韩文清甩下杯子就上去扶,玻璃杯顿到桌子上发出咣当一声,指尖擦过去还晃出半杯啤酒来,在深红色的桌面漾出了好大一片,滴滴答答地顺着桌沿儿往地上落。


       游戏里反应迅速的职业选手们电光火石都傻了眼,面面相觑间交换了无数条意见——啊呀呀真是万万没想到原来小张的酒量这么差!他喝了有两杯没有?咱们这帮子职业选手标准酒量可是三杯!霸图的爷们儿两杯不到就倒这像什么话!


       韩文清背对着众人也能猜到自己这帮除了比赛其余时间多半不靠谱的队友在想什么,左手揽住张新杰右手接过那还有一小半酒的杯子放到桌上,“他还年轻,不比你们。”


       老队员们的年纪都是半斤八两,韩文清都发了话没人还敢再说什么。哪怕挑了嘉世的场子拿下冠军队长的威慑力也半分不打折,大好的日子谁也不想找不自在。和正式退役只差一个新闻发布会的李艺博本着站好这霸图副队最后一班岗的心态放下杯子上前两步,“要不我送小张回去?免得在这儿跟着一起乱完了再头疼脑热什么的,这可是咱们队的宝贝,不能马虎啊。”


       韩文清狐疑地看他一眼,眼神里的意思也很分明——你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接收到队长视线的李副队内心吐血,照理说这顿庆功宴于他也是告别,中途离席不太像话,可是让队长送个新出道的选手回俱乐部,怎么想怎么更不像话——虽然庆功的酒店离俱乐部挺近,双方还有一定的良好合作关系。


       “你留下,”韩文清直截了当的说,他口中出现这样确凿无疑的语气所代表的通常就是通知了,“跟他们好好喝,我一会儿就回来。”


       有此队长真乃我霸图之幸!李副队被深深地感动,目送着两个穿着霸图战队短袖队服的青年,呃,或许有一个只是少年,相偎相依地出了包房门。


       这二位刚一出门,喝糊涂了的经理就醒了神,“哎!怎么少了俩人啊!人呢!哪儿去啦!”


       “哦,小张不是醉了吗,”李艺博转身捞回自己的杯子,“怕他年纪小喝醉了再带出病来,队长送他回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这样啊,也不打声招呼,这两个人!”得了主力下落的经理松了口气,他喝得眼睛都发红了,不知道地上散的空瓶有多少是他的贡献,“不过小张真是捡了个宝回来!一定得让他好好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这是捡了个金坷垃呢,人家好不好看人家自己啊。李艺博很游离地想,接着特别豪迈地一笑,“来经理,咱俩再喝一个!”


       这一句话带起了包房里的又一轮拼酒狂潮,一群酒量分布在三杯到四杯不等的伟大的战五渣们拿一口当“一个”算,气势豪迈至极,真相惨不忍睹。


       真相更加惨不忍睹的金坷垃小张同志被还算清醒的老韩同志夹着胳膊在夜巷里走。正好是大夏天里,海滨城市晚上倒不热,风一刮甚至有点冷。可不管温度如何撸串是绝少不了的,平凡无奇的街道因为这项符合人民大众精神与物质文化需求的活动从里到外都亮堂起来。从街头飘到巷尾的焦香气,还有新鲜海货上炉子的咸腥,肚子饱了也能被带出八分饿,呼朋唤友地往矮桌边上一坐,来一扎啤酒鱿鱼越多越好——


       两个在本地算知名的人物在此等烈火烹油通宵达旦的环境下躲躲闪闪地走,韩文清心里莫名冒出来种“成也隐蔽败也隐蔽”的感觉。还好张新杰侧挂在他身上把两个人头脸都挡得严严实实,黑红的队服在黄色灯光下也不怎么显眼。


       狼狈不堪地趟过了烧烤街总算拐进了霸图俱乐部。联盟刚刚起步,俱乐部的楼都是租来的,还好晚上值班的门卫是自己人,否则搞不好就得露宿街头。战队成员都还年轻,谁也没置办房产,更没谁出去吃个庆功宴还会把证件带齐全的——也难说,韩文清偏头看了一眼怀里闭着眼的张新杰,谁知道这小家伙把他身份证藏在哪个口袋里?


       今天战队庆功,俱乐部里的工作人员发红包顺带放了半天假,连网游部里都没人在,为节约资源电梯自然也关了。自己人门卫帮着韩文清把张新杰架上了战队宿舍在的楼层。楼梯扶手前段时间刚翻新过,摸上去刺手心的冷,可没等再挪步朝上走就能被暖过来,温温凉凉的,居然还挺舒服。


       然后韩队长就接了个新任务做——张新杰把宿舍钥匙放在身上什么地方?酷爱简单粗暴直截了当战术的韩文清把人以标准立正姿势贴到墙上,开始在脖子以下小腿以上的部分搜身似的摸,反复两圈以后一无所获。刚直起腰打算思考是否简单粗暴的方向发生错误需要调整时,酒量真相高居霸图战队惨不忍睹之首的张新杰小选手,就软趴趴地朝前扑了过来——


       妈——呀——


       还好人没摔地上。


       ——可是为什么嘴疼?


       ——被这小子的牙磕着嘴了,这家伙,牙口还挺不错,够硬,不过嘴唇倒挺软。


       条件反射地把人接住但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的韩队长下意识动了动手臂,随即在张新杰小选手的后腰发现了一串钥匙,点点头深以为然——难怪刚才那种摸法都没摸到,居然藏在背后了,就说这人出门肯定会准备齐全的,不过他身份证到底藏在哪?


       韩文清轻轻摘下钥匙拧开了张新杰的房门,按开灯稳稳当当把人搀到床前,探出手捞散了被子后勾起张新杰的膝弯把人抱到了床上,放下以后想着以后该加强锻炼。


       冠军戒指被张新杰穿了个绳套挂在脖子里,在灯光下闪着沉稳而灿烂的一点光芒。这个年轻的小朋友,也是和他有着一样梦想的同路人啊——为了荣耀——


       他微笑了笑,仿佛预见到此后无比默契的并肩,拉过散在一边的薄被把人严丝合缝地盖好,关灯退出了房间。








到底写TBC好还是写FIN好我也有点不懂




这个丧病的本子求带走



评论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