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冄

【喻黄】Crazy

脑补了一下大半夜的鼻血都快出来了

千小薬:

看了个cos视频,烦烦绕着喻队跳钢管,简直了


所以想写一发色气满满的黄少,不知道成功没


写的太带感直接爆字数了OTL


OOC,肉渣有,祝愿不要被屏蔽




Crazy


喻文州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转角处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他下意识地想要喊出声,却硬生生地停了住。


那是黄少天,他不会认错,日夜相处了这么多年,对方的一切他都了若指掌。


但是最近,似乎有些不同。


白日里,黄少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大家嘻嘻哈哈PK刷文字泡,但是到了晚上,却会一个人偷偷溜出俱乐部,彻夜未归,直到清晨才翻墙回来。


本来喻文州还觉得,少天还是少年心性,偶尔出去玩也没什么。但是,在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天之后,他才发现了异样。


作为蓝雨的队长兼黄少天的好友,他当然不会放任不管。但是几次想单独找黄少天聊聊,却都被他以各种话题避了过去。


喻文州有些失落也有些担忧,从训练营开始他们就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并且无话不谈。黄少天最近的样子实在太过反常,但是他也不想用强硬的队长姿态去拷问什么,他可以等,他相信黄少天的分寸也相信他们之间的情谊。


只是如今,亲眼看见黄少天偷溜出去,他的耐性似乎瞬间就被瓦解了。


喻文州在原地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尾随了过去。




跟着黄少天绕过大街小巷,转入一条颇为昏暗的街道,喻文州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再跟着黄少天进入一家酒吧之后,这个预感就成了现实。


迷离的灯光,凌乱的音乐,黑暗中破碎的呻吟。黄少天熟稔地走到吧台坐下,并没有跟调酒师说什么,过了几分钟,一杯色彩艳丽的酒被递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这家酒吧的招牌,口感清淡绵长,后劲却十足。黄少天抱着杯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偶尔跟调酒师聊几句。


电竞选手基本都不碰酒,黄少天当然也是,所以他同样的非常易醉。喝了几口之后,酒劲慢慢上来,黄少天没再跟调酒师说话,眼神迷离地到处乱晃,却始终没有在哪个角落停留下来。




喻文州进了酒吧之后就找了黑暗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看着吧台边他的王牌明明不爱喝酒,却依旧皱着眉一口一口慢吞吞地喝着。


平日里一直像颗小太阳般闪耀的剑圣,在此时此刻,这个昏暗的环境之中,却如同一弯下弦月般,散发着黯淡的光彩。


他的心突然就揪了一下,连他自己都不明所以。


吧台边,黄少天依旧在喝酒,一根烟递到了他眼前。他挥了挥手,递烟的男人摸了摸鼻子,收回烟有些遗憾地走了。


喻文州看着这一幕,眉头皱紧。


他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酒吧里形形色色的人中,没有一个女性。这是一个gay吧,喻文州如此判断,虽然他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在这种酒吧中递烟的意思再是明显不过,那一刹那,喻文州都站了起来想要上去阻止,但是在看到黄少天的拒绝之后,松了口气,但是皱紧的眉头却依然。


喻文州有些焦躁,这完全不像那个在团队中冷静地统揽大局的蓝雨队长。


他几次想要过去抓着黄少天离开这个声色迷离的地方,并仗着队长和友人的身份怒骂他一句,但这些念头都被他狠狠克制了下来。


因为他觉得他没有立场,因为他是黄少天喜欢的人。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这在蓝雨似乎不算是个秘密,但是没有一个人去戳破这件事。


喻文州当然也知道,心细如他,对黄少天了解如他,其实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但是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呢?喻文州也并不是不喜欢黄少天,那么多年的相伴,战场上的互相托付,点点滴滴都让他被黄少天所慢慢吸引。


但是喜欢,不代表能想爱,更不代表能相守。


喻文州是个极其理智极其冷静的人,他喜欢黄少天脸上时常洋溢的笑容,他享受那被别人说来是神烦的喋喋不休,他觉得,这才是他喜欢的那个黄少天,那个小太阳般耀眼的黄少天。


所以他不能挑明这一切。这条路太难走,他不想在一时欢愉过后,让他的小太阳从此黯淡下来。


喻文州紧紧捏紧了手里的酒杯,是的,他不能。


那么如今,如果他仗着队长仗着友人的身份去带走质问黄少天,那岂不是在黄少天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


他现在只能坐在这里,看着黄少天借酒浇愁,而自己,却想不出任何办法。


作为荣耀的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他是不是太窝囊了一些,想到这里,喻文州也不由地低头喝了口酒。




再抬头的时候,喻文州发现,原本坐在吧台边的黄少天不见了人影。他扫视了一圈酒吧,最终在酒吧中央的舞台上找到了他。随即,更是皱紧了眉头。


伴着淫靡的音乐,黄少天舞台上树立的钢管边跳起了舞。


他穿着一件紧身皮衣,下身则是一款低腰牛仔裤,脚踩一双黑色牛皮靴。在灯光下,露出的一截白皙的细腰,晃了周围一圈观众的眼。


在观众的叫好声中,黄少天似乎觉得有些热,腾出手解开了上衣的几颗扣子,然后拉下了牛仔裤的拉链,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内裤边缘,继续舞动。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黄少天前胸抵着钢管,扭动腰肢,纤细的腰更显得诱惑,然后一个转身靠着钢管,抬起一条被牛仔裤包裹的笔直细长的腿,划了个圈。


周围的口哨声叫好声更响了起来,挑动着喻文州脑中的最后一根弦断了。




黄少天正在尽情地放纵着自己,突然就见一个身影大步跨上了舞台,抓住了他的手腕。


酒吧的灯光并不算明亮,黄少天一瞬间觉得似乎是看见了自家的队长,他愣了愣,迷蒙地摇了摇头,自嘲,队长怎么可能会在这呢。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抚摸上了眼前男人的脸。


真像队长啊,他心想,也好。黄少天没有理会那只被抓住的手,把眼前的男人当成是之前的钢管,继续舞动了起来,并且,更加妖艳。


他一口咬在喻文州裸露在外的锁骨上,抬头,盯着眼前的男人,舔了舔嘴角,眼中的疯狂被喻文州一览无余。


喻文州不自觉的松开了手,转而下移到了黄少天的腰肢。


掌心中传来的温度和细腻的手感,眼前黄少天诱惑的笑,身上不断传来的摩擦,喻文州闭了闭眼。


要疯就一起疯吧。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眼睛,下身与他相抵,慢慢扭动下蹲,再慢慢起来,对方眼中死死盯过来的视线让他更加满意。


原来,队长也会有这样的眼神啊,他在心中这样幻想。他一手放在喻文州肩上,一边绕着喻文州踩着舞步转了一圈,周围的声音都好像静了下来,只余下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


近在咫尺的两人越靠越近,连对方的鼻息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嘴唇擦过嘴唇却始终没有贴合。


喻文州看着这样尽显诱惑的黄少天,眼神中露出他自己也不会知晓的野性和占有欲。


他突然一把拦住黄少天的腰,把他带进自己怀里,低头像是报复之前那一咬一般,死死咬住了黄少天的锁骨,一丝血丝慢慢划下。


黄少天被咬疼了,仰头,嘴角溢出的却是一声呻吟。


口中腥甜的味道加上耳边淫靡的呻吟,使得喻文州欲火更胜。


如果这样的少天只有我能看到,那么那就疯了吧。


拦在腰间的手下滑到腿弯一使力,另一只手托在怀中人的背部,将黄少天抱了起来。黄少天突然失了平衡,惊慌之下,双手直接揽上了喻文州的脖颈。还在醉酒的他,一时间并不能明白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抱起黄少天,大步离开了酒吧,拦住了一辆出租车,驶向了最近的酒店。




被扔上柔软的大床的时候,刺眼的灯光让黄少天抬手遮住了眼睛。随后,遮掩的手被抓了下来,一片阴影覆上了他。


“队……长……?”


“文州……”


黄少天喃喃自语着,然后勾下了身上人的脖子,用唇贴了上去。


这样就好,他想,能梦到队长,真好。他闭上了眼睛。


黄少天明显的邀请令喻文州眼神一暗,他狠狠咬住了身下人的唇,似在发泄一般,一手同时伸进了黄少天内裤里,包裹住了里面半硬的物体。


“啊!”黄少天惊了一下,随后汹涌而来的快感淹没了他。


……


喻文州就着手中的白浊探入黄少天的后穴,另一手再次握上黄少天身下重新挺立的物体,上下抚动安慰。


直至三根手指在里面顺畅进出之后,喻文州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黄少天的双腿分得更开,毫不留情地挺身而入。


“呜!”黄少天闷哼了一声,随即柔软的舌探进他的口中,极尽温柔地抚慰。


……


第一次在黄少天身体里身寸出了之后,喻文州的理智有些回了笼,他慢慢抽身离开了紧紧裹住他的小穴。


一丝丝白浊被挤出了因为被撑开而一时无法合拢的小穴,喻文州看着这一幕,口感色泽,刚刚回笼的理智瞬间不翼而飞。


他将黄少天翻了个身,抬起臀部,再次侵入了进去,一手揽着腰,一手两根手指塞入黄少天流着口涎的嘴中。


……




第二天黄少天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喻文州对着他熟睡的脸庞。


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剧痛席卷了他的脑袋。


黄少天忍过头痛坐起之后,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并且腰部传来酸痛,更令他感到恐慌的是,后穴传来的奇妙的干涸感。


一些画面闪过他的脑海,黄少天的眼睛越睁越大,他震惊地转头看向依旧熟睡的喻文州。


胸前的吻痕抓痕,还有锁骨上的咬痕,一切都在提醒他那不是梦。


他急忙想要逃开,却看见喻文州睁开了眼,随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队长,我、我醉了,这……”黄少天急忙想要解释却被喻文州一指抵在了嘴唇上。


“你醉了,我可没醉。”喻文州冷静地说。


“少天,我爱你。”


黄少天一愣,随即扑了上去。


“我也是。”




剑与诅咒,本来就是一体。







评论

热度(79)

  1. 萧冄千小薬 转载了此文字
    脑补了一下大半夜的鼻血都快出来了